九歌

大家好我是九歌,大家可以称呼我鸽子,我是湾生,今年考港澳台再南昌念大学。
谢谢小可爱们关注我,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欢迎各方给我的意见喔。

*不要盗文!
*不要抄袭!
*不要撕逼吵架!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11

*私设羡羡和父母其实是九重天下凡渡劫的帝君

*私设该复活的都复活了

*时间线设在观音庙封棺大典后

*大量私设人物

*ABO设定 Alpha-令君 Beta-中庸 Omega-令卿

*包子出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抄袭、盗文一律不允许,只要发现一律追究到底。


第十一章 魔

 

「没想到蓝二公子也会骗他。」江澄看着蓝忘机关上莲室的门后说道,很显然,蓝忘机和魏无羡刚刚说的话,早已被等在外面的他听的一清二楚了。

 

听到江澄嘲讽的话语,蓝忘机淡淡的道了句「情非得已。」便催出避尘剑,踏上离去。

 

江澄无趣的撇了下嘴,也催出三毒跟着升空离去。

 

两人皆用了几乎一半的修为灌在剑上,就希望早些将朱雀血带回给魏无羡,高速飞行的风刮在两人脸上,他们却半点也不觉得疼。

 

在他们离开没多久,在莲室内的魏无羡其实就因为熟悉的味道不见而醒了过来,奈何身上有着蓝忘机下的禁制,魏无羡只能内心干焦急,身体却是动弹不得。

 

魏无羡本想着等禁制一除就去寻人,却等着等意识模糊了起来,魏无羡有些自嘲的想着,这怀胎还不到三个月呢,这具献舍来的身体反应就如此大,只怕之后月份大了更加难捱,就这样想着想着,魏无羡睡了过去。

 

夜色总是包容万物,却也掩盖了许多肮脏的交易。

 

蓝家良好的作息让此时莲花坞的客居院一片寂静,除了几名被安排与江氏弟子一起守夜的蓝家弟子,其余人早已就寝入睡。

 

莲花坞外,站了两名黑袍客,身形完全遮掩在那漆黑的黑袍下,其中一名黑袍客从怀里掏出一片红莲花办,奇异的是,当他松开手,花瓣不仅没有掉在地上,反而晕出一圈红光,向莲花坞内飞去。

 

看到这个景象,两名黑袍客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谁在那里!」一名蓝氏守夜弟子听觉较为灵敏,猛的顿住脚步,回身拔出半截剑身看着原先三名黑袍客的位置。

 

『小公子,好领敏的听觉。』一声尖细娇媚的女声,从左边的一名黑袍客黑袍底下传来。

 

『呵,紫藤,你可别忘了王要我们姊妹做什么。』另一声冷冷的女声从巡夜弟子们的右上方槐树上传来,巡夜弟子们个个神经紧绷。

 

『啧,苏铁,我知道该做什么,用不着你体醒我。』那名唤做紫藤的黑袍客语气不耐烦地答道。

 

『哼,希望如此。』苏铁冷哼一声。

 

听着两位陌生女子的对话,巡夜弟子没有一个松懈,手中的剑握的死紧。

 

「不知是何事劳驾两位姑娘深夜造访我莲花坞?」江氏弟子吓问道。

 

「呵哈哈哈哈!愚蠢的凡人,本尊与苏铁姊姊要做什么,启是尔等管得起的,看在本尊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滚!」紫藤听到那名弟子的问话,笑的直不起腰,好不容易止住笑,吐出来的话却令人寒毛直竖。

 

「哼,好生无理,若两位执意要硬闯,休怪我等对姑娘动武。」蓝氏弟子,各个簇紧了眉头,对两人轻浮的态度很是不喜。

 

「你...」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杀!」紫藤说话说到一半就被苏铁狠狠打断。

 

苏铁说完这句充满杀意的话,原地化成一股黑烟,再出现时手上是已经被捏断脖子的江氏弟子。

 

「阿灿!你们...你们将弟弟的命还来!」一个年龄较大的江氏弟子崩溃的喊道,就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与其拼命。

 

「江采乐!你冷静一点!蓝家的!还愣着做什么?放信号啊!」江家弟子们死命地抓着江采乐,边对蓝家弟子喊道,边红着眼死死的盯着瞬间就夺了一条人命的苏铁。

 

「哼!放信号?休想。」紫藤优哉的踱步到众人面前,手一伸就将那位想放信号烟花的蓝氏弟子扯到眼前,手掌一用力,那名弟子瞬间惨叫出声,手被硬生生地折断。

 

咬了咬牙,那名蓝氏弟子用尽力气将信号踢到墙上,看着信号升起,阖上眼疼晕了过去。

 

咻—碰—

 

「该死的。」紫藤皱了皱眉,看了苏铁一眼,两人转身化作一缕黑烟消失无踪。

 

「师宣,这里是怎么回事?」蓝曦臣向来浅眠,在睡梦中突然听到信号烟花的声音,急忙套上外衣,系上抹额就匆匆赶了过来,衣衫还有些凌乱。

 

「宗主,方才有两位女子要硬闯莲花坞,师云师弟受了伤,右手骨全裂了,怕是只再难用剑,而江家的江采灿...死了。」蓝师宣沉痛的说道。

 

蓝曦臣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深厚的一串脚步声打断,向后看去,原来是几位长辈也赶来了。

 

「蓝宗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枫眠难得语气不好。

 

蓝曦臣将方才蓝师宣予他讲得经过一字不差重说了一遍,江枫眠听的直蹙眉,这两名女子,不简单。

 

「你们说的那两名女子长相如何?」蓝启仁开口道。

 

「先生,弟子们并未看见他二人的容貌,但听他二人互称对方紫藤、苏铁。」蓝师宣回道。

 

「什么?!」蓝夫人失声喊道,满脸惊慌。

 

「夫人知晓?」青蘅君轻拍自家夫人的背安抚,边问道。

 

「嗯...这还是藏色跟我说的,你知道藏色的师傅抱山散人吧,其实抱山散人就是真正从我们人间界飞升的散仙之一。他告诉过藏色,除了仙界,人间界,下界,鬼界外,其实还有一个界。」蓝夫人定了定心神后说道。

 

「是什么?」蓝启仁看着自家大嫂问道。

 

「魔界。」虞紫鸢突然接口道。

 

「对,就是魔界,三娘,藏色当年可是也跟你说了?」蓝夫人点点头,肯定虞紫鸢的话。

 

「是。」虞紫鸢应了一声。

 

「那这二人与魔界有何关系?」青蘅君问道。

 

「...紫藤、苏铁,这二人并非什么女子,他们二人是男子,却爱用女子容貌示人,他二人是魔界魔王的左膀右臂,在仙界和魔界,称他二人左魔尊和右魔尊,如今五界和平共处,他二位如今来犯我人间界,又直袭莲花坞,怕是别有目的。」蓝夫人担忧道。

 

「五界怕是要不太平了。」虞紫鸢跟着叹了口气。

 

「晚上严加戒备,既是魔界魔尊,不会这么放弃的。采乐,采灿的事,我很抱歉。」江枫眠快速的下达了一连串指令,整个莲花坞瞬间像个大铁笼,一只蚊子飞不进来也放不出去。

 

「都进去吧。」揽过虞紫鸢的肩,江枫眠揉揉额心,转身回了莲花坞内。

 

「是,宗主。」众人应了一声。

 

大家没注意到的是,有两股黑烟分别钻进了蓝师云与江采乐的身体中,两人面容扭曲了一下,眼中闪出一道红光后又恢复正常,跟在众人后面进了莲花坞。

 

两人进了莲花坞后,悄悄的跟大伙脱了队,借着夜色翻进严加把守的内院,顺利地摸到了莲室,江采乐小心翼翼的撬开连室窗子的一角,将一包东西均匀的撒在窗前的矮松盆景上后,轻轻的又将窗恢复原状。

 

看见江采乐完成任务,两人又小心地翻回前院,悄声无息地融入众弟子中。

 

而睡梦中的魏无羡,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卧室的窗被撬开,只觉得闻到一股异常好闻的味道,无意识的深吸了两口后翻身睡得更沉了。

----------------------------------------------------------------------------


2339字奉上,大家想鴿子沒w


因為劇情需要所以比較多自創角,請大家包涵,不管如何我的最終目的就是忘羨一生推,推完生一堆!(頂著羨羨想殺人的目光逃走w


接下來的這個可以不看。

我來吼一下www我這個在c圈單身許久的含光君終於有羨羨要我了!我好開心啊!!!(抹淚

我今天蠢死了(捂脸

在后面追着羡羡跑哈哈哈哈哈(我们在玩)没遇到忘机(难过)

我知道大家都想我了(并不#
长假会更文,明天不会更,明天出汉服去南昌漫展了。

等我把电脑的word搞好就更新,之前试用版的到期了。

好累。。。

我没课就码字,明天更就别想了,明天我7:50的课到晚上18:10。

鴿子笑出了豬叫聲哈哈哈哈哈,這個台語哈哈哈哈哈(σ≧▽≦)σ

【魔道祖師MMD】溫文爾雅藍思追、我最喜歡藍思追【24K Magic-藍思追】【18-8-30】 UP主: Ueki·YG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744553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10

*私设羡羡和父母其实是九重天下凡渡劫的帝君

*私设该复活的都复活了

*时间线设在观音庙封棺大典后

*大量私设人物

*ABO设定 Alpha-令君 Beta-中庸 Omega-令卿

*包子出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抄袭、盗文一律不允许,只要发现一律追究到底。

第十章  莲子

 

平时喧闹的莲花坞今日特别的安静,所有弟子各个绷紧了神经,江家医师江轩彩匆匆地奔向莲室,那是从前魏无羡的房间。如今所有人都集中在那里。

 

扣—扣—

 

莲室的门被敲响,江澄一挥衣袖,门应声而开。

 

「轩彩,快来给阿羡看看。」江枫眠语气担忧的对江轩彩说道。

 

方才在前厅,魏无羡突然冲了出去,等他们追出去时就只看到人晕在蓝忘机怀里,这可吓坏了江蓝两家的人,虞紫鸢赶紧让蓝忘机将人抱到莲室去,自己则是去让门生去带医师到莲室,越快越好。

 

江轩彩依言执起魏无羡的手,凝神把起脉来。

 

按之流利,圆滑如滚珠。

 

江轩彩勾起唇,将魏无羡的胳膊放回被子里盖好,转头看向蓝忘机。

 

「含光君,魏公子上回的雨露期可有行房?」江轩彩问道。

 

「轩彩!你这么问...难道是?」江厌离像是想到了什么,激动的双手打着颤。

 

江轩彩点点头,响应了江厌离的疑惑,江雁离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笑容咧的越来越大。

 

蓝忘机看着两人的互动不明所以,但还是红着耳朵点了点头,疑惑为什么要问这种事。

 

江轩彩得到答案后,先是向江枫眠行了一礼,后又向青蘅君夫妇行一礼,这才开口道「家主,不必担忧,魏公子并无大碍,不过是太累而已,只不过...」

 

「不过如何?」虞紫鸢焦急的问道。

 

「不过魏公子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如今他虽让蓝二公子养的身体底子好多了,但仍是不够的,且方才我把脉时还发现了一件事,魏公子怀的是龙凤胎,但女孩儿的胎像十分不乐观,若不能好好养着,怕是保不住。」江轩彩皱起眉毛说道。

 

这个消息砸的众人措手不及,江澄脸当场就黑了,而即将为人父的蓝忘机则呆立当场,双目圆睁,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咳!」虞紫鸢重重一咳将重人拉回了魂,接着问向江轩彩「你刚刚说魏婴已身怀六甲?」

 

「是的夫人。」江轩彩恭敬回道。

 

「可有危险?」江厌离紧接着问道。

 

感情好,你们都只听到我前面说魏无羡怀孕的话是嗎!江轩彩的内心瞬间充满了无奈。

 

「...魏公子需静养三月,公子所怀乃龙凤双胎,女胎脉象虚弱,公子身体虽已养回一些,但仍是底子孱弱,若不好好将养着,公子恐会滑胎,届时怕事会一尸两命了。只不过,就是好好养着孩子仍是待不到足月,魏公子是注定要难产的。」江轩彩简单扼要地又说了一次。

 

话音刚落,莲室内静的令人遍体生寒,蓝忘机白着一张脸,走到魏无羡床边,手伸进被中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可有解决之法?」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蓝忘机,如今语气颤抖到无人听不出。

 

「这...也不是没有,药经曾记载,有一花名朱雀血,生于玄冰湖中,十年生叶,十年开花,花朵鲜红,配以木莲煎服,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迟疑了瞬间,江轩彩还是选择告诉众人朱雀血的事。

 

「朱雀血?」青蘅君突然出声,众人将视线集中到了他身上。

 

「父亲可是听过此药?」蓝曦臣看着自家父亲询问道。

 

「确实听过,玄冰湖位于云涯之巅,日之归所,此药确如江医师所言可活死人肉白骨,但至今无人成功寻回此药,蓝家古籍有载,朱雀血周围有神兽白泽看守。」青蘅君面容严峻地说道。

 

「母亲。」蓝忘机猛地抬头看向青蘅君夫人。

 

「湛儿。」青蘅君夫人蹙起秀眉。

 

「请母亲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照顾魏婴。」蓝忘机眼神坚定地望着他的母亲。

 

「简直胡闹!蓝湛!你可知那儿有着守护神兽白泽!」蓝启仁气道吹胡子瞪眼睛。

 

「侄儿知晓,但侄儿依然要去。」蓝忘机态度依然坚决。

 

众人僵在那儿,没有一人说话,直到衣料摩擦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魏无羡醒了。

 

「蓝湛!别去!」魏无羡抓紧蓝忘机的手,生怕自己一放手,蓝忘机就会不顾一切冲去替他寻朱雀血。

 

「魏婴我!」蓝忘机话还未说完便被魏无羡打断。

 

「蓝湛,我有些累了,你陪我休息可好。」生怕还不够逼真似的,魏无羡说完这句话还打了一个哈欠。

 

「咳,青蘅君,江澄,我想我们还是去前厅讨论一下,忘机与阿羡的婚事吧!」江枫眠略为尴尬地出声说道。

 

「哼!」虞紫鸢和江澄二人率先冷哼一声,出了房门。

 

江厌离对魏无羡说了几句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后,也和金子轩相携离去。

 

众人见此情形,也都跟着各自家主纷纷离去,将莲室让给忘羡二人。

 

「蓝二哥哥,我可有我们两的小宝宝啦!开心吗?」魏无羡被蓝忘机搀扶着躺下,笑容满面地问道。

 

「开心。」蓝忘机轻声说道。

 

「那二哥哥陪陪羡羡可好?别去寻那朱雀血了,羡羡保证乖乖听轩彩姐姐的话,好好休养,相信羡羡不会有事的。」魏无羡扯着蓝忘机的衣袖道。

 

除去外衫,只留下白色中衣,蓝忘机上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将魏无羡抱在怀中。

 

「睡吧。我哪都不去。」蓝忘机下巴抵着魏无羡的头顶,声音清清冷冷的,却让魏无羡觉得安心,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睡得香甜的魏无羡不知道的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蓝忘机的眼神晦暗莫测,过了许久他狠狠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内心已经有了主意。

 

看着怀中自己珍爱的道侣,蓝忘机凌空画了一道安神符拍在魏无羡身上,让他睡得更沉,估计到明日正午才会醒来。轻轻起身下床,替他盖好被子,蓝忘机穿戴整齐后推开莲室的门,看了眼站在门外的人说道

 

「走吧。」

----------------------------------------------------------------------------

鴿子更新啦www

感冒真痛苦QHQ鴿子到現在還在咳嗽

動畫第11集好虐QHQ(鴿子式暴風哭泣

巧咪咪的说,明天码字,大概晚上更文w

我好像要发烧了……不舒服。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更新Q&A

1.鸽子为什么还不更新?

Ans:因为鸽子在南昌适应了3天,今天才好点,每天9:00出酒店大门,晚上22:00回来,忙着办事缴费,要开学了。

2.鸽子什么时候会更新?

Ans:等我忙完,毕竟鸽子是港澳台生,有许多手续要办理。

3.鸽子会弃坑吗?

Ans:不会。只是会慢慢更。

4.可以催更吗?

Ans:可以,但不要一直催,我没更,那一定在忙三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