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

大家好我是九歌,大家可以称呼我鸽子,我是湾生,今年考港澳台再南昌念大学。
谢谢小可爱们关注我,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欢迎各方给我的意见喔。

*不要盗文!
*不要抄袭!
*不要撕逼吵架!

对不起,原本今天要更新的,但鸽子被家父气哭了,真没办法码字,先让鸽子冷静一下,明天或后天(8/19or8/20)一定更。

占tag抱歉#

200fo啦ˊˇˋ

鸽子想开点文,有人要点文的吗?
点文方式:

1.先说要哪个,剑三/魔道/全职?

2.说CP,邪教拜托别找我,我写不了。

3.HE/BE

4.具体的梗,不要醋机,少爷叶这种,我会不知道写出来是不是你们要的。

5.采用电脑抽签的方式,被抽中的小可爱,我就会写你点的文ˊˇˋ

6.没有人看我就删了Owo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7

*私设羡羡和父母其实是九重天下凡渡劫的帝君

*私设青蘅君与青蘅夫人复活

*时间线设在观音庙封棺大典后

*大量私设人物

*ABO设定 Alpha-令君 Beta-中庸 Omega-令卿

*包子出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抄袭、盗文一律不允许,只要发现一律追究到底。 

閱讀前說明:這章有私設出沒,ooc請小可愛們見諒。關於雲夢的描述鴿子之 後或許會再做修改,很抱歉因為不是那裡的人所以描寫得不是很到位。

----------------------------------------------------------------------------

第七章 云梦水泽乡

 

清风拂过涟漪一圈圈的向外绽开,扑鼻而来的是莲花清新淡雅的味道,云雾之下船家划着船沿着河道水塘载运着过客,岸边许多人在吆喝着卖莲藕、莲子,这里是水乡—云梦。

 

魏无羡带着蓝家众人踏进他从小生长的地方,熟悉的景色让他瞬间红了眼眶,蓝忘机一见紧了紧握着他的手。

 

魏无羡悄悄的勾了唇,刚刚还有些难受的心情瞬间被抚平,还有心思彎起指头轻轻在蓝湛手心里撩着,看蓝湛面色不显耳朵却爬上一片绯红,只觉得心被暖意充斥的满满的。跟在后头的蓝曦臣将视线稍微撇开,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脸,心理哀叹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青蘅君夫妇见此欣慰地笑着,看着云梦的风景是满满的怀念,究竟多久没有到云梦了呢?

 

云梦民风比姑苏开放,蓝家一行人衣着与当地人不同,且个个长的相貌不凡,俊美的不似凡人,许多未出阁的姑娘大着胆子朝一行人塞帕子,围着众人叽叽喳喳地问着话,还是魏无羡出面拉着众人拔腿狂奔一口气冲到莲花坞门前才停下来喘气,此时的众人早和蓝家的「雅正」二字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了,众人边喘气边听他说道「哈哈哈,蓝湛,这回你知道我这个性怎么来的吧?你看我们云梦的人奔放不?」

 

蓝思追、蓝景仪看着自己手上一堆还向外飘着脂粉香的帕子苦笑着,之前和金凌来云梦夜猎怎就没发生这种事?蓝思追不知道的是,他们那时之所以没有遇到这种事是因为金凌暗地里狠狠的瞪了几个想靠上前来的姑娘,扰得后来那些姑娘只敢远远的看着却没有一个敢上前。

 

蓝忘机和青蘅君此时脸有些黑,看自家媳妇被塞了折扇(帕子)还一脸乐喝,这哪还能忍!一把抢过来烧了才是正理。

 

看着怀里的东西被抢过去,还来不及阻止,就见灵光闪过,那些东西就被灵力催生的蓝焰烧的连灰都找不到了。婆媳二人面面相觑,突然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起来,惹得赶来门前的江氏弟子一片侧目。

 

「啊啊啊啊!!!大师兄你可回来了!想死你了!」莲花坞内突然冲出一人,就在要扑上魏无羡时,蓝忘机眼捷手快的将魏无羡拽过去护在怀里。

 

那人失去了目标,一下子剎不住脚向前栽去「唉哟!」一声听得人都觉得身上一痛。

 

「嘶~好痛。」那人慢悠悠地爬起身哀哀叫道,一旁原本还呆住的江氏弟子连忙走过去看看那人的可有伤到。

 

「呦!是你啊小师弟,怎么看到师兄我这么激动,是不是江澄又罚你了?」魏無羨从蓝忘机怀中挣脱,走过去一看那人,可不就是他的小师弟曲慕宁吗。

 

「呜呜呜...大师兄你可回来了,你不在都没人带我们爬树打山鸡了。」曲慕宁一把抱住魏无羡激动的说道。

 

没想到小师弟当众爆了他当年行径,虽说他的行为早在修真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就当着蓝家众人的面前尤其是其中还有他的未来公公婆婆,魏無羨还是老脸一红。

 

「咳,师弟,我们不说这个,你说我们是不是先进去再说话啊?」魏无羡拿开曲慕宁抱着他的手,用眼神示意他看一下周围。

 

大家听到他这么说才意识到他们周围绕着一群看热闹的老百姓,曲慕宁一经提醒,连忙一正神色将众人迎入莲花坞内。

 

「诶?慕宁,江澄呢?」魏无羡经过正厅前的回廊时疑惑的问道。

 

「宗主在主厅,刚刚是宗主让我出去接你们的,大师兄我和你说,宗主这两日神神秘秘的,让我们不许靠近主屋,只有在每日饭点的时候,送饭的弟子才被允许将饭放在主屋外的台阶上,诶诶听送饭弟子说啊,在主屋听见女子的声音呢。」曲慕宁挤到蓝忘机与魏无羡中间,无视了含光君那几乎凝成实体的杀人视线,偷偷的对他说道。

 

「哦?师妹他终于开窍打算给金凌找个舅妈了?」魏无羡有些诧异道,这个宇宙直的不能在直的师妹难道开窍了,终于找了个夫人了?

 

「我看未必,就看他开的那些条件吧,现在哪家仙子能入得了二师兄的眼啊?」曲慕宁撇撇嘴道。

 

两人说话虽说是压低了音量,但在场的各个修为高深,内容一点儿也不漏的听的干干净净。年纪小的蓝家子弟忍耐力不足,噗的一声笑出来,被走在前头的蓝忘机冷眸一扫,瞬间禁声。

 

砰—

 

主厅的门砰的打开,江澄黑着脸站在门口,曲慕宁一看身体一抖,跑离魏无羡远远的,正身恭敬的行礼道「宗主。」

 

「呵,师弟还知道我是宗主啊?刚刚跟魏无羡在背后说我坏话说得不是很高兴吗?」江澄冷笑着说。

 

「喂!师妹,我刚刚跟师弟哪里说你坏话了?明明是为你着想,你看你一把年纪了还不准备娶亲啊?」魏无羡不满的嚷嚷着。

 

「滚!我的婚事不劳你费心,还有不准叫我师妹!」江澄怒吼回去。

 

「噗嗤。」

 

江澄黑着脸转头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人笑出声,却发现眉眼弯弯笑得十分好看的蓝曦臣以及他身旁的青蘅君夫妇及身后的众人,微微一冏,将成赶忙正色道「蓝宗主。」

 

「江宗主,抱歉,方才是曦臣無禮了。」蓝曦臣笑笑地回礼。

 

「无妨,到是江某让各位见笑了,魏无羡早已来信说明各位来意,还请各位入内详谈,只是入内后各位看到之事,江某希望各位不要外传。」江澄郑重道。

 

「这是自然。」蓝曦臣点了点头。

 

江澄侧过身子示意魏无羡先让蓝家众人进去,他有话对他说。魏无羡会意,走到他身边,两人就这样步行到了两人幼时住的地方。

 

「说吧,什么事?」魏无羡靠在柱子旁看着面前心情复杂的人说道。

 

「你这次真的想好了?真要嫁给蓝二?我们云梦又不是没人,你若是想,大把令君让你选,他蓝二到底有什么好?」江澄愤愤不平的说。

 

「别人都不行,只有他,江澄,我心悦的只有他。」魏无羡说到蓝忘机的时候眼神是温柔的,江澄看到这样子,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咽回肚子里。

 

算了,他开心就好。

 

「蓝忘机若欺负你,你就回来!听到没有?别把自己搞得惨兮兮的,没人给你收尸。」明明是关心的话,江澄却说的恶狠狠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魏无羡听了难得没有反驳,认真地回道「我知道了。」

 

「走吧,等会儿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可别哭了!」江澄猛的转过身背对着魏无羡。

 

「啧啧师妹你快跟我透露点你藏了什么秘密?」魏无羡嘻皮笑脸的凑到江澄身边勾着他的肩就像两人小时候一样。

 

「哼,我才不说,你自个儿烦恼想去吧!」江澄做了个鬼脸,两人就这么打闹着回了前厅。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番外1

他跟我說有敏感詞...有點傻眼,我發圖看看希望不會被吞。


文中說明:

符袅,私设种族,其实就是鸟,羽毛可以拿来炼制咒符,所以称为符袅。

青丘跟符袅一族为什么会又斗起来呢?之后会讲道,大家可以猜猜看2333,其实理由很瞎。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預告

鴿子在忙但也有在碼字!先放一點截圖證明我有碼!

明天更番外,先給大家甜一下,正文還有幾章就要上刀了做好準備吧XD

對了,鴿子在簡介裡有說是灣生,所以打文會是繁體字,小可愛們看到簡體字是我打好候用word轉換的,請小可愛們多包涵喔!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6

*私设羡羡和父母其实是九重天下凡渡劫的帝君

*私设青蘅君与青蘅夫人复活

*时间线设在观音庙封棺大典后

*大量私设人物

*ABO设定 Alpha-令君 Beta-中庸 Omega-令卿

*包子出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抄袭、盗文一律不允许,只要发现一律追究到底。


第六章 家宴 完

 

「...再来是向大家宣布前宗主青蘅君与夫人都还活着。」蓝曦臣郑重地宣布,不去管众人的吃惊继续说下去。

 

「忘机大婚在即,还望各位叔伯帮衬,等会儿家宴结束还请几位长辈寒室一叙。」蓝曦臣说道。

 

「宗主,我有疑。」一名女性长辈开口说道。

 

「淳夫人请讲。」蓝曦臣见是堂伯父的妻子夏寍淳便恭敬的回道。

 

「自古大婚需三书六礼,这婚书与聘礼要往哪儿下?」夏寍淳一针见血的说道。

 

此话一出,席间一片静默,魏无羡如今这具身子是莫玄羽的,而莫家庄老早就已经覆灭,而原本魏无羡的父母更是早就亡故。

 

魏无羡平时总挂着笑的脸上如今是半分笑意也无,旁人总说他没心没肺,但事实真如此吗?他也是人,有血有泪,提及身世、父母,他还是无法笑着不介意的。

 

「去莲花坞。」一片寂静中,蓝忘机突然出声道。

 

魏无羡猛地抬头看蓝忘机,是了,他还有莲花坞呢!之前江澄的话响在耳边:有事没事多回来莲花坞看看!别让人觉得我云梦江氏好欺负的!蓝湛若欺负你,魏无羡你就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江澄从以前就是这个样子,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过去的事再难以弥补,但如今他愿意放下过去看向未来,珍惜眼下所拥有的。

 

听到蓝忘机的话夏寍淳稍作思索便点头道「如此...可行。」

 

魏无羡觉得他今生的运气大概都用在这了,居然无人反对他和蓝忘机的婚事,连一向看他不顺眼的蓝启仁也只不过是撇了他一眼就再无表示。

 

「那么请大家继续用膳吧。」蓝曦臣见事情已经解决了便开口让大家继续吃饭,家宴依然持续着。

 

「阿婴。」青蘅君夫人突然对魏无羡喊道。

 

魏无羡听到他未来婆婆喊他,僵着身子转过去面对心里想着「要死了,夫人怎么会突然叫我,不会是我刚刚偷吃了颗青梅被发现了吧?」

 

「夫人您教我有什么事?」魏无羡想尽办法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他的确面色不显,但他的手紧紧抓着衣襬却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安。

 

「呵,不必这么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等会儿跟我到后山走走,我有话对你说。」青蘅君夫人看到自己的儿媳妇紧张的样子心里一阵乐呵。

 

说起青蘅君夫人道是和藏色散人一般,两人皆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奇女子,性情上也是温柔又不失洒脱灵动,且都是嫉恶如仇,因此两人很快地变成为了至交。

 

当年青蘅君夫人已嫁给当时的蓝氏宗主青蘅君,两人之间的感情只是青蘅君的一厢情愿,藏色曾经开导过她,只不过造化弄人,她虽后来有意与青蘅君好好谈谈但迎接她的是漫长的软禁以及天人永隔。如今重生,青蘅君夫妻二人解开了心结又与二子重逢,两人更是珍惜,偶然得知当年故人之子将嫁给自家儿子,他们只觉得再没有比现在更开心的时候了。


「啊?喔好的夫人。」魏无羡愣了一下被动的达道。

 

「还叫夫人?虽然离大婚还有些时日,但我比较想听你喊娘。」青蘅君夫人故意不满的说道。

 

听到这话魏无羡也不是扭捏之人,只一頷首就开口说道「娘。」

 

看着魏无羡与前宗主夫人的互动,蓝家众人皆是内心震惊无比,没想到夫人对夷陵老祖竟是这般满意的。

----------------------------------------------------------------------------


歡迎捉蟲喔(・∀・)  


家宴篇完結啦!再來就是要開虐啦哈哈(不是#


大家說要不要讓他們先順利結婚再虐呢?哼哼2333


還是大家想要直接上刀(ಡ艸ಡ)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5

*私设羡羡和父母其实是九重天下凡渡劫的帝君

*私设青蘅君与青蘅夫人复活

*时间线设在观音庙封棺大典后

*大量私设人物

*ABO设定 Alpha-令君 Beta-中庸 Omega-令卿

*包子出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抄袭、盗文一律不允许,只要发现一律追究到底。


第五章 家宴2

 

咚—咚—咚—

 

钟楼响起了三声钟响,云深不知处的家宴即将开宴,因是家宴,外门弟子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与会的都是姑苏蓝氏嫡系子弟,也就略去了许多复杂的规矩,席间的气氛也是轻松许多。

 

家宴依着辈分与身分由辈分小的先入席,蓝忘机和魏无羡相携着在后面才入座,才刚落座,魏无线还来不及歪在蓝忘机身上,一声咳嗽瞬间让魏无羡把腰杆挺的笔直笔直,蓝家众人神情瞬间严肃的不能在更严肃。

 

蓝启仁瞪了魏无羡一眼,哼了一声入座,正好就坐在蓝忘机对面。这魏无羡就是他教学生涯中的一笔耻辱,如今还把他家养好的大白菜给拱了,唉!不想了,一想就心绞痛。

 

魏无羡被蓝启仁这一瞪,干干的回了他一个笑脸,看到对方嫌弃的撇过脸内心疑阵无奈:蓝老头还不知在心里把我数落成什么样了,不过他还真有先见之明,前一世我修鬼道,最后的确落了个被仙门百家围剿的下场。

 

想起当时与江澄到姑苏求学的场景,魏无羡只觉得无限唏嘘。突然,魏无羡感觉手被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他怔忪了一瞬抬眼去看身旁的人,蓝忘机依旧坐姿端正目不斜视一脸肃穆的直视前方。

 

心中玩心一起,拿手指在蓝忘机掌中勾了勾,感觉到他手僵住后加大了握紧力度,魏无羡脸上的笑越咧越大。

 

门口处传来一阵喧哗,蓝忘机和蓝启仁一同促起眉转头看像门口。

 

蓝启仁道:「何事喧哗?」

 

一名亲眷子弟回到:「起禀先生,是...是」

 

「是什么?支支吾吾像什么样!」蓝启仁沉声道。

 

「二弟许久不见还是老样子啊!」沉稳又不失明朗的声音传来,蓝启仁失态的站了起来,身子发着颤。

 

「兄长?大嫂?」蓝启仁看着出现在面前的青蘅君与青蘅君夫人,满脸的不可思议。

 

「嗯。」青蘅君温和的看着蓝启仁,神色居然与一旁蓝曦臣别无二致,大家看到了在心中一叹,不愧是父子啊。

 

「父亲、母亲,先行入座吧,家宴开始了。」蓝曦臣笑着将父母请入席位后便示意开席。

 

先上到桌面的果然是一盅说不出名字的汤药,盅盖一掀开,苦的人神共愤的味道飘了出来,魏无羡生无可恋硬着头皮喝了一口,硬生生将恶心反胃的反应压下吞了下去,脸色一片惨白,泪眼汪汪的。

 

有趣的是青蘅君那桌也是同一个场景,蓝夫人一看到那盅汤顿时血色退的干干净净,一脸求助的看着自家夫君。

 

蓝忘机与青蘅君一脸淡然地将眼前的汤喝了下去,面不改色。两位「蓝」夫人眼神忽然碰在一起,彼此间都清楚的看到生无可恋。

 

就在他们要再硬着头皮将汤喝完时,就发现自己的那盅汤已经空了见底,心中一阵感动。

 

蓝曦臣轻咳一声示意大家注意自己有话要说「咳,今天的家宴一来是想告诉大家忘机和魏公子结为道侣,结契仪式就订在下个月九月十五...」

 

魏无羡一听顿时愣住,蓝忘机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些,转过头对上蓝忘机的眼睛,蓝忘机眼神温柔的能将人给溺死。

 

「这本是应当。」蓝忘机这么说。 

----------------------------------------------------------------------------

鴿子還要繼續忙今天只能先更道這裡了,各位等蓮花塢的小可愛們抱歉囉!

還有歡迎捉蟲哈哈

【忘羡】蓮花塢裡蓮花仙 通知

占tag抱歉

對又是鴿子,很抱歉這幾天更新都會不穩定,原因是鴿子在打包行李,鴿子要出國唸書啦現在瘋狂的整理行李,還有辦理相關手續。

蓮花塢這篇文基本上是不會棄的,如果很久沒更新,別懷疑我只是再忙,可能我在海關機場,適應新環境,決不是惡意不更文的,所以鴿子在這裡請大家體諒一下,會更的。

我現在很忙真的沒空碼字,出國唸書不比出去玩,有很多事需要準備。

【忘羡】莲花坞里莲花仙 4

*私设羡羡和父母其实是九重天下凡渡劫的帝君

*私设青蘅君与青蘅夫人复活

*时间线设在观音庙封棺大典后

*大量私设人物

*ABO设定 Alpha-令君 Beta-中庸 Omega-令卿

*包子出没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秀秀

*抄袭、盗文一律不允许,只要发现一律追究到底。


第四章 家宴1

 

「兄长是如何寻到父亲母亲的?」蓝忘机并肩走在蓝曦臣身旁,在离开寒室的范围后才开口询问。

 

「后山瀑布入口那儿,今天我刚好要去那寻堂伯父,却不想在水濂旁看到父母亲倒在那儿。」蓝曦臣停下脚步望着几只蹭到自己脚边的兔子,蹲下身子将其中一只抱起来边回答道。

 

「...可有受伤?」明明担心父母,蓝忘机脸上却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

 

「并未。」蓝曦臣揉了揉手中的兔子,又将牠放了回去,脸上饰演不去的欣喜。

 

自从观音庙一事后,蓝曦臣便闭了关,几个月前虽出了关但蓝曦臣周遭却凝聚着一层阴郁,他虽说无事了,但如今谁人不知姑苏的泽芜君被自家结拜兄弟背叛,打击甚深呢。现在看到蓝曦臣脸上的笑容,蓝忘机心中也暂时松了一口气。从前都是他闭关时蓝曦臣去找他谈心的,世事无常,现今倒是反过跟兄长谈心了。

 

两人边走边说着最近的事,最后在离静室不远的石桥旁分开。

 

蓝忘机只觉得许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若非蓝室家规上写着不许疾行,他简直恨不得用跑的回静室跟自家道侣说父母亲回来了,你也回来在我身边,圆满了。

 

站在静室前较远的草地上,一个日思夜想的黑色身影映在眼中,那人正在树下扑着兔子,逗弄着思追和景仪。两个小辈一个被逗得胀红了脸吱吱唔唔,一个也胀红着脸却是恼羞成怒的搬出家规,想当然尔,那人只会逗弄的更欢快。

 

「哈哈哈哈景仪你看,这两只兔子在做什么?」魏无羡看着树前两只交迭在一起的兔子,一脸兴奋地抓过一旁站着的蓝景仪过去看。

 

蓝景仪一看急忙撇过脸,一脸忿忿地瞪着魏无羡大喊道:「你!...不知羞耻。」

 

魏无羡看他这有趣的反应在一旁捧腹大笑,蓝思追几次想开口劝都被蓝景仪打断,最后只能抚额往后退了又退。

 

蓝景仪见自己又被人戏弄,恼羞成怒的朝地上校的质打滚的魏无羡喊道:「云深不知处内禁止喧哗!」

 

景仪啊,可你都自个喧哗了啊。

 

蓝思追表示他内心其实室崩溃的。

 

「诶?蓝湛!」魏无羡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的蓝忘机,一股脑地从地上站起来,冲过去扑在蓝忘机身上。

 

蓝景仪和蓝思追僵硬了一下身躯,对看了一眼苦笑着走上前。

 

「含光君。」两人朝蓝忘机作揖见礼。

 

双手紧搂魏无羡,蓝忘机看了他们一眼「嗯。」了一声。

 

「家规,三遍。」蓝景仪起身就被蓝忘机这句话砸的欲哭无泪。

 

「是,含光君。」蓝景仪含泪领罚,蓝思追在一旁用爱莫能助的眼神看着他。

 

蓝思追看着含光君似有话对魏无羡说,赶紧拉着景仪离开静室,蓝忘机对此这么识相感到相当满意。

 

一把将魏婴横抱起来,惊的他张大双眼嘴里胡乱地喊着。

 

「不是吧蓝湛,现在可还是白天!而且我腰还疼着呢,好蓝湛你心疼心疼我...唔唔唔!」好你个蓝湛居然给我用了禁言术,魏无羡胀红着脸用眼神要蓝忘机解开禁言。

 

「聒噪。可知道错了?」蓝忘机将人剥了外衣,抬眸看了一眼魏无羡道。

 

「唔唔啊呸!蓝湛你做什么脱我衣服!」魏无羡赶紧点头,禁言一解,他赶紧将疑惑问出口。

 

蓝忘机深深的望着魏无羡将他拥入怀中,这举动让魏无羡有些争愣,叹了口气也抬起手拥住他,左手一下一下的顺着蓝忘机的背,在他耳边轻声问道:「蓝二哥哥,怎么啦?嗯?跟羡羡说说?」

 

「魏婴,我父母回来了。」蓝忘机轻声说道。

 

「啊?青蘅君和夫人不是已经...」魏无羡大吃一惊,从蓝忘机怀中坐了起来。

 

「不知何故,但确实复活了。」蓝忘机笑了,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魏无羡还是看得神色一恍。

 

「恭喜你了蓝湛,不孤单了嗯......不对啊,这!蓝湛你说你娘和你爹会不会不喜欢我啊?」魏无羡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满脸焦急地看着蓝忘机。

 

「不会,别担心,父亲母亲都很喜欢你,兄长说了等会儿家宴,你也要出席。」蓝忘机拍拍自家道侣的背要他放心,并告知他今晚家宴的消息。

 

「...所以你一回来就剥我外衣就是因为这个?真不是为了天天?」魏无羡顿时豁然开朗,但还是禁不住心痒想撩一撩蓝湛。

 

「我去准备洗澡水。」蓝忘机窘迫的转移话题,但魏无羡还是看到他悄悄红了的耳朵,大笑出声。


【忘羡】蓮花塢裡蓮花仙 通知

抱歉占了tag

今天更不了第四章了,鴿子在此先說声抱歉,原因呢是鸽子的主治医生勒令鸽子不准熬夜,必须早睡,鸽子今天又非常忙碌以至于第四章只码了一半,现在必须上床睡了。

鸽子保证明天一早爬起床来码,让许多等莲花坞这篇文的人失望了,对不起QHQ。